時有纏綿 第十章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時有纏綿  作者:玉潔 書號:46432 更新時間:2020/2/1 
第十章
  金譽和權汝修的骨灰一直到二十多天后才由曾暉的哥哥曾榮親自秘密地帶出北京送到成都,而經由曾榮之口,他們這才知道金譽為什么突然會去行刺嚴嵩和嚴世藩。

  “令譽和汝修從小一起長大,情逾兄弟。令譽告訴我當初汝修失蹤的時候,他曾經不眠不休地尋找了整整三月有余,可是一直都沒有下落。這次他肯定汝修在京城,所以托我幫他尋人,他一說形貌我立刻就知道是汝修,可是令譽并不知道他已經被嚴賊…”

  曾榮唏噓不已,他努力控制住情緒繼續道:“他一心要汝修跟他回成都,可是汝修生怕連累他,一直不肯走。后來嚴賊發現他們倆暗中來往,抓住汝修問,汝修自然不肯供出令譽,那老賊竟然…竟然施毒手對他用了宮刑…”說到這里他的眼中盡是不忍,而身邊聆聽的眾人更都是倒了一口冷氣。

  “雖然事后汝修極力隱瞞,可是令譽還是發現了…當晚他就跟我說要去刺殺嚴賊父子,我認為不妥,沒有同意,一直極力地勸阻他。

  原本以為他會聽我的話,沒想到第二天晚上他竟然還是單獨行動…汝修可能是攔不住他,只好偷偷地跟在他身后。我終究是鞭長莫及,趕到的時候令譽已經殺了錦衣衛七八個高手,自己也身受重傷,他用的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我卻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他…”

  說起那天驚心動魄的慘烈,曾榮猶有余悸。他清楚地記得金譽發現權汝修遭到如此令人發指的殘害和侮辱以后,悲憤得眼睛里像是要出血來一般,臉色十分可怕。而在金譽身陷重圍的時候,原本躲在一邊的權汝修見他重傷倒地,突然不顧一切地飛奔過去,毫不猶豫地拾起金譽的劍自刎,死在了他的身邊。本來已經動彈不得的金譽硬是立刻奮力地將比自己還早一步殞命的權汝修緊緊地抱在懷中

  “他…他完全是去送死啊!他自己知道這結果的,他一定是一時氣不過…”謝云霓喃喃地出聲。他平時和金譽最好,也最了解金譽的為人,他完全可以想見當時聽聞僵耗的金譽是如何的驚怒迸!他們總算是了解他遺書中那句“義無再辱”的真正含義了。

  “這樣一來,那嚴賊更會嚴加防范,可是,哼哼,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若是讓他一刀了賬倒真是便宜他了!”曾暉恨恨地說。

  “張大人那邊可有吩咐?”夏煜前接到張居正的密函,說是時機已然成,希望他們幾個人一齊上京,在首輔徐階的帶領下一起面圣,彈劾嚴嵩!

  當時他們都是激動不已,終于等到這一天,他們為做到這一步,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

  “張大人的意思是你們在十月初左右入京會比較好,那時候老賊的權力已經逐步被削減,正是一舉剿滅他的好時機。勝利在望,這段時間內一定要小心謹慎,萬萬不可輕舉妄動,有什么可疑的人一定要仔細著點,知道嗎?”曾榮不放心地叮嚀著。

  大家都是熱血沸騰,豪氣干云,他們將手迭在一起,激動地一起出誓:“掃除嚴賊,安邦定國!”

  趙無咎倚著窗欞,就著慘淡昏黃的燭光,透過碧紗窗呆望著外面綿綿的秋雨。

  窗外芭蕉窗里燈,分明葉上心頭滴!

  汝修給了他一封信,那是在金譽去刺殺嚴嵩父子的前夜匆忙寫就的一封非常幸福的信。

  “…他來找我了,他不嫌棄我,對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好。我現在很高興很高興,他為了我連性命都不顧,要去刺殺嚴嵩和嚴世藩。

  我知道我們大概活不久了,能和他一起死我很足。謝謝無咎以前那么照顧我,可是我只有來世才能報答你的恩情…”

  汝修汝修,趙無咎在心中吶喊著,你和金先生可以毫不猶豫地一起死,而活著的人將會遭受何等的煎熬呵!-

  陣冷風吹來,趙無咎劇烈地咳嗽了幾聲,和著簾鉤倉啷啷的晃動聲,還有秋雨打在檐前鐵馬上凄清的滴答聲,一時間冽風凄凄,霏雨蒙蒙,當真是秋風秋雨愁煞人。

  “無咎。”夏煜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窗外,他沒有撐傘,任冰涼的夜雨打在身上。“我們可能暫時要分開一陣子。”他低沉的聲音里帶著許多無從分析的情緒,趙無咎突然覺得自己疲倦得不能思考任何事情。

  他走到門邊開了門,卻不叫夏煜進門,而是自己走了出去——也許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只是本能地走到有夏煜的地方而已。

  “先生,汝修…死了!”軟軟的聲音并不悲痛,只是無意識的空

  夏煜連忙將他攬在懷中,他知道無咎就只有權汝修這么一個好朋友而已,上天實在是太殘忍了!

  “汝修一直都很膽小,他很怕嚴世藩,可是,我告訴他我們要反抗的時候,平時那么膽小的他竟然一點也不退縮哦!”趙無咎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但他覺得自己若是不說出來,恐怕會崩潰。

  “我媽媽死的時候,天也是這么黑黑的,涼涼的。那天我覺得心里頭難過,好不容易偷跑回家,可是媽媽只留下沒有圖畫的玉風給我,說要我畫上自己喜歡的畫兒,然后她自己一個人走了,她了砒霜。平時那么漂亮的媽媽…我不該回去的是不是?就像不該讓汝修到這里來一樣。是不是我害死了媽媽,害死了汝修,害死了金先生?”

  夏煜凄然搖頭,緊緊地環抱著他痛楚地說:“不是的,無咎,這一切不是你的錯,你反抗是應該的,沒有人會怪你!”他在心里暗自發誓,這次彈劾嚴嵩的行動只能成功!就算是為了無咎。只有這樣他才能夠走出以往的夢魘,重新生活。他實在無法眼看著無咎長期在痛苦中掙扎。

  “咱們進屋去吧,今天晚上我陪著你,你也陪著我,好嗎?”不忍讓身子單薄的他跟著自己在雨中自,夏煜半擁著趙無咎走進了他的房間,看來同樣失去摯友的他們要一起度過這個不眠之夜了。

  趙無咎坐在夏煜身邊,輕輕地倚靠在他的肩頭,呆呆地不言也不語,窗外的秋雨,似乎漸漸下得更猛,更急…

  趙無咎沒想到那個自稱“父親”卻把他推人火坑的人居然還在他的身上打主意。趙文華偷偷派了個人來找趙無咎,要他將夏煜等人行動的計劃打探出來報告給他。趙無咎對他當然是嗤之以鼻,難道他以為讓自己偷得這一年的平安清靜就足以贖清他以前的罪孽了嗎?

  在趙無咎的心里,趙文華不但不是“父親”完全只是個仇人!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內情,但他相信夏先生他們做的,都是合理正義的事情,他決不會為虎作倀!

  他堅決地拒絕了父親的無理要求,還把趙文華派來的那個人狠狠地唾罵了一頓。“你回去告訴他,就說他永遠也別想再控制我!我根本不認識他!”最后他失控地將那人推出門外,緊緊地閂上了門。

  他趴在書桌上,俯身將頭埋在手肘間,痛苦地想著自己這些年來所受的種種煎熬。那個永遠也洗刷不了的辱,恐怕要跟著自己一輩子罷?除非他死了,否則那個傷口會一直不停地血…

  “嘭嘭嘭!”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沉思,以為是那人兀自要糾,趙無咎不想理會。

  “趙無咎,開門!”一個嚴厲的聲音響起來,卻是曾暉。趙無咎一驚,連忙起身開門,他看見曾暉站在門口,身后還跟著謝云霓,他的手里抓著剛才被自己推出去的那個趙家家奴。兩人臉色不佳,想是已經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

  “曾先生、謝先生,你們…”趙無咎知道事情不妙,雖然自己問心無愧,可是他們未必會相信自己啊!

  兩人寒著臉進了趙無咎的門,謝云霓立刻將手中的人往地上一扔,那人跌了個嘴啃泥,登時痛得哼哼唧唧。

  “你怎么解釋?他是你父親叫來的吧?”曾暉冷冷地問,不是他們多心,而是現在的時局太危險,也太關鍵了,他們不能冒任何的危險,總之一切可疑的人物都不能放過,否則牽扯的事情太大了,誰也無法承擔秘密的后果!

  趙無咎知道他們一直在監視自己。他發覺除了朱桓哲以外,其它的幾位先生對他都隱隱帶著敵意,也許一部分的確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可他清楚更多的原因是他和夏煜的關系。

  也許他們認為是自己狐媚了他吧…真可笑,他也不想的啊!

  以前他真的很認真地避開過他,避開過一切可能的麻煩呵!可是,該來的還是會來,誰也攔不住,不是嗎?他現在很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成功,否則他將會錯失了自己此生擁有過的最美好的東西。為此他不怕擔上任何惡名!

  可是現在該怎么辦?在他們已經對自己下了判決以后,他還有辯白的機會嗎?

  “我沒有做什么不該做的事,也對你們的事情一無所知。請二位先生明查。”他的言語恭敬,語氣卻帶著幾分事不關己的淡然。

  夏煜的確從來沒有告訴過趙無咎關于嚴嵩的事情,除了因為這是機密以外,他更不希望把這么沉重的事情放在無咎本來就已經不堪重荷的心上。

  不知為何曾暉對趙無咎的態度感到非常不。也許是他絲毫不的態度和一臉的閑適讓他覺得被忽略了,又或許是看他風采的確不凡,讓他隱隱覺得夏煜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生氣,氣夏煜,氣趙無咎,也氣自己居然會有點羨慕他們那種仿佛心靈相通的默契,那是自己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

  “這人我們暫時扣留,如果你敢輕舉妄動,到時候別怪我們無情。”看趙無咎不憂不懼的樣子,他們二人一時也沒有主張,曾暉只有撂下一句口氣不算好的話,向謝云霓使了個眼色,謝云霓當下抓起那個家奴,一前一后地離開了趙無咎的房間。

  “無咎,我過些日子要去北京,你可有什么想要的物事沒有?我給你帶回來。”因為自己就要離開,最近夏煜幾乎天天到趙無咎的房里來。雖然知道自己此行并非游山玩水,如果計劃失敗甚至還有可能一去不回,但夏煜不想在趙無咎的面前顯出離愁別緒。無咎心上的愁,已經夠多了。

  “我要豌豆黃…”知道他想讓自己開心,趙無咎努力地朝他微笑了一下,但那笑意卻絲毫無法到達他含愁的雙眸。他要離開了!

  自已怎么可能笑得出來?他什么都不想要呵,只求能夠這樣平靜地生活而已。

  夏煜搖搖頭溫柔地笑了——想不到無咎這么愛吃甜食,真是…可愛!夏煜還是只能想到這樣一個詞來形容無咎偶爾顯的天真。他一下子抓住趙無咎的手望向他的眼睛,誠摯地說:“無咎,等我回來,我一定天天給你買糖果糕餅。”

  趙無咎一聽,心里立刻被酸酸楚楚的情緒漲得的,他撲進夏煜的懷抱,在他懷中悶聲說道:“還要帶我去喝茶看戲,和我合奏《玄素》。我會在這里等著先生的…”

  夏煜足地輕嘆一聲摟著他低聲說:“都聽無咎的…我一定盡快趕回來。”以前自己要去任何地方,全是袍袖一揮無所掛礙,要留便留要走便走,如今真是英雄氣短了,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兒女情長不成?但是夏煜卻知道自己非常喜歡這種牽掛著一個人,同時也被他牽掛的感覺,自從家破人亡以后,他已經許久不曾擁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你父親…你沒有理會他是吧?”曾暉已經向他說過了,但夏煜知道自己根本不必擔心,無咎是不可能再和趙文華有什么牽扯的。

  果然趙無咎點點頭“我不當他是我爹,從他把我送給嚴世藩的那天起,我和他就已經完全沒有關系了。”他毅然地說道。

  “我相信你。你的決定是對的。”夏煜簡短地說。趙無咎聽他堅定的聲音,心中的感激更是無法言喻。他相信他…這就夠了,真的足夠了。

  “無咎,你都不問我為何突然上京么?”夏煜這才發現趙無咎從來沒有對他的事情置喙過,當初自己渾身血淋淋的竄進他的房間,他只是輕描淡寫替他療傷,完全沒有追究底;而現在自己沒有原因地要離開,他仍然只是默默地接受而已…要不是能清楚地看出他的落寞,夏煜幾乎都要以為他并不在乎自己了。

  趙無咎緩緩地搖搖頭,望著他輕輕地說:“每個人都有不想說的事,先生不是也沒有繼續追問我的過去嗎?”雖然隱約猜到他絕對不是單純的私塾先生,但是趙無咎從來沒有想過要干涉他的事情,他深信夏煜是個頂天立地的大好男兒,他的目標是為國為民,所以不用問也知道他做的事情必定都是值得自己驕傲的…“先生不想說。我就不問;先生要我等,我就等…因為,我也相信先生。”

  夏煜聽得倏地動容,這是怎樣一個水晶般剔透純潔的孩子呀!

  “無咎…我真的無法不在意你!”能夠和他相識相知,一定是老天爺給自己最豐厚的禮物,他絕對值得自己傾盡一生來珍惜愛護!

  (之一完)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時有纏綿   下一章 ( 沒有了 )
嬌艷芙蓉淘氣公主我愛私生女夫君難侍候情陷美人關狼吻/元渝天之驕子代班舞娘小寒姑娘愛出射鳥英雄傳
《時有纏綿》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由網友收集整理,是玉潔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時有纏綿第十章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电脑版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