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情吻 第十章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玫瑰情吻  作者:羽娃 書號:46437 更新時間:2020/2/4 
第十章
  岳烈果然是一個了不起的男人。

  即使是他的“張龍趙虎”不在身邊,他照樣能以帶病之身指揮所有音樂會的事。

  由于傷口尚在避免感染的階段,所以岳烈出門總要包著繃帶,但詭異的是,將傷口包起來的他就像是個危險又感的海盜,使人忍不住看得失神。

  大伙不免暗自猜測,他大概就算多了那道難看的疤,也還是很性格,帥得沒有天理吧!

  音樂會的主題是:愛之禮贊。把所有和“愛”有關的曲子全都拿來當演奏主題,從李斯特的“愛之夢”到董尼才悌的“愛情的靈藥”改以協奏曲的形式來演奏。

  由于岳烈必須負責指揮,于是鋼琴的部分,就交給東方桐月,而長笛協奏曲則給了花辰。

  花辰是他們岳家的秘密武器,本來要到她十五歲時才準備讓她出現在樂壇,但發生了太多的事,只好改變計劃。

  此次演奏會中尚有另一個特別的安排,那就是雙鋼琴協奏曲,而岳烈把韓雪雁推了出來。

  由于韓雪雁的立場感,再加上她和岳烈住在-起,現在又得到第二樂手的地位,關于她的新流言也就開始飛來飛去。

  岳烈的態度是“想杜絕流言就把曲子彈好、否則你就離開。”

  呵!她怎么會愿意離開他呢?因為愛情,她變得軟弱了,只要能待在他的身邊,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無奈,她愈想把琴彈好就愈彈不好。

  “不對!我說過這-小節該是像水-般輕柔溫和,而不是軟弱無力!懂不懂啊!”岳烈用手中的指揮大力地敲著譜架,語音昂,隨著音樂會的接近,他也變得有些情緒暴躁,韓雪雁知道,那是因為他壓力太大了。

  因為朝曦和行云不在。又有一堆關于她和東方桐月的謠言,而且不只她情況不好,就連東方桐月的表現也不盡理想。

  這本來只是場初試啼聲的演奏會,卻因岳氏財閥名氣過大而引人注目,再加上報章雜志的過分渲染和-堆雜七雜八的事,演奏會若是失敗就絕對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而岳烈的名氣和地位也會因此-落干丈,難以彌補。

  一個長久以來處于極尊之位的人,是經無法允許自己失敗的,而他的完美主義也無法容忍自己的失敗。

  “你給自己太多重擔了,烈。”韓雪雁泡了-壺薰衣草茶,走入客廳。

  他們的確是住在一起沒錯,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什么也沒做。

  苦要真說有什么不同,那就只有韓雪雁成了岳烈的看護,照顧他的生活和住處,除此以外,就什么也沒有了。

  “如果你真的想減輕我的壓力,就請你把琴彈好。”岳烈頭也不抬地丟出一句。

  他看著地的樂譜、演奏地點的安排,以及曲目和行程;原先已經說好的演奏場地,不知為何臨時表示不能出借,-下子讓他手忙腳

  其實沒有場地還沒關系,最可怕的是所有的廣告文宣都已經打出去了,而且離公演只剩一、兩天,要怎么通知已買票的聽眾改地點才真的是-件超高難度的工程。

  若不好,岳氏只怕會被冠上-堆極不堪的字目艮。

  到底是誰從中作梗,岳烈已經在心中有個底了,只是差證據而已。

  當然他也可以把“后臺”搬出來,但是老大不想出借力量,他也不想向老大討救兵,岳家四兄弟都有一個共識,自己的麻煩自己擺平,其他人只當啦啦隊。

  “對不起…”她也真是沒用啊!除了道歉,一點實質的幫助都沒辦法,韓雪雁十分地沮喪。

  岳烈手支著下巴,雙眼深沉難辨地看了她好一陣,忽而逸出輕柔的調子“過來我身邊。”

  她雖然不明白原因卻也照著做,以為他只是想靠在她身上休息一會兒而已。

  但當她走到離他只有一臂之遙時,突然被他伸手一拉,跌進了他的懷抱中。

  他的眸光鎖著她的,而她就在他的臂彎之內,氣息相融,他們靠得是如此地近,近到她可以看見他眼中的自己-

  直以來,她就如此盼望著,有一天,她也能映入他的眼瞳之內,讓他以看著心愛人的眼神看著她。

  神啊!她的愿望何時才能實現呢?

  她的眼睛離不開他,那對如同寶石般美麗澄亮的琥珀眼眸深處,似乎有-小簇奇異的火花,閃爍著某種近似乎渴望的訊息。

  “你想要什么?”她輕聲地問著,而且懷疑自己不會拒絕。

  只要能換得他的微笑,她多么愿意付出-切。

  “我想要的你會給嗎?”岳烈訝異她竟明白他未出口的想法,卻只能拼命地掛著惡殘酷的面具,防御著那最后未被攻陷的城池。

  一個人一生中能遇見懂自己的人是何等幸運的事,但是那個懂自己的人若是個仇人的女兒呢?

  “你…想要我?”韓雪雁睜著黑白分明的眼睛,輕聲地問。

  “如果我說是呢?”岳烈冷冷地笑問,放開了她,走向倒映出瑰麗燈海的落地窗。

  “你不問我為什么要你參加這次的音樂會?”

  韓雪雁沉默地看著他,心中大約能猜到是他復仇計劃的-部分。

  “我想要把你推出來,讓所有的人注意到你,然后把你推上樂界高峰,甚至是超越你的母親,最終再把你-腳踢落谷底。”

  他旋身面對她,臉上的表情是冷魔魅的,眼神則高深莫測。

  “利用你打擊你母親,再親手毀了你,我要你生不如死,甚至是想置你于死地,這樣,你還想給我嗎?”

  “我只是你的工具?”她問著,聽不出是什么口氣。

  “所以你別奢望我會愛上一個工具。”他給了-個不算回答的回答。

  “你希望我離開,對嗎?”她深深地望人他的眼瞳深處“如果你真想令我痛苦,又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讓我走入你設好的陷阱不是很好嗎?”

  岳烈隱去了邊的笑敗,不發-言地盯著她。

  原本他以為,她會像那個晚上-樣地離開他的視線,但她卻沒有。

  愈把她留下來,他就會愈克制不住自己去傷害她,而這個是他所樂意見到的。

  心里的那份惡意不知是被什么東西給蠶食了,有一些自己在消失著,他有些害怕,害怕他會忘記起初的目的。

  “是嗎?”他朝她伸出手,薄勾著沒有溫度的笑意“那么,過來,把你自己給我。”

  他的笑容令人忍不住戰栗,但她并沒有退怯的打算,她仍在賭,賭那個渺小的希冀。

  即使是失敗,她也不會后悔的,早在遇見他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她會為了她的愿望而付上極大的代價。

  他將她勾摟進他的懷抱中,低下頭去輕咬著她的瓣“你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我本來也沒打算回頭。”她勇敢地看著他“因為我愛你。”

  一股不可思議的暖從心底泛開,岳烈并不是第一次聽見她說愛他,但是,在他說了這么多可恨的話語之后,她仍然對他說“愛”在他心底的就更大了。

  她既然是心甘情愿的,那么他就算對她于取下求也就不算犯法了,不是嗎?

  但他卻沒辦法下手害她,無法把占有她當成是復仇手段的一種,無法看見她的眼淚,他舍不得她難過!

  那三個字像是一個不可解的咒語,牢牢地將他緊縛住。

  “不要以為說愛會是一種手段。”岳烈冷笑著,言不由哀地推開她走向門口。

  “你…要去哪里?”韓雪雁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問這些,但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去找令我不會倒胃口的女人。”他頭也不回地扔下一句,就走出了大門。

  一直到公演前,韓雪雁沒再看見過他。

  ***

  “真難得!我還以為你這一輩子用不到‘烏鴕鳥’這四個字呢!”

  岳風翔端著咖啡走向岳烈,在沙發扶手上坐下,把咖啡進他手里。

  岳烈沒回話,反正他“逃”回來就得有心理準備會供人叮槽了。

  “那也好,這樣就沒人會妨礙我啦!”岳風翔自在地喝著咖啡,長相柔的他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魔美。

  “妨礙?”岳烈心頭一驚,側過頭來看著他。

  “哎呀!你該不會以為我說要替你把‘疤’還給韓雪雁只是說說而已吧?”

  果不其然的,岳烈有著瞬間的慌亂。

  “別手,那是我跟她的事。”岳烈直起身來冷冷地剩視著他。

  “只怕來不及了。”他角勾著狡黠的笑紋“別忘了,你人現在可是在這兒呢!只要我一通電話,她馬上就會香消玉殞了。”

  “岳風翔!”他被得站起來,和老神在在的岳風翔對峙。

  “如果我不是太了解你和韓家之間的仇恨,我會以為你這是在威嚇我不準動你的愛人,老二!”岳風翔優閑地繼續喝著咖啡。

  “你…”岳烈被他輕描淡寫的-句話堵得死死的“我要回去了。”

  “快走吧!看看你是不是還來得及抱得美人歸。”他的話說得有點玄。

  但岳烈沒有理會他的活中之意,飛快地撥了通電話叫私人直升機到頂樓等著,人就走出了他的視線。

  待岳烈離去后,岳風翔這才慢條斯理地拿起茶幾上的話筒,撥下-組號碼“輪到你們上場了。”

  ***

  烈是不打算回來了嗎?

  他不要季節之歌、響樂團,還有…她了嗎?

  難道她連只求能愛著他也是個奢望嗎?

  馬上就要演出了,他人到底在哪兒?

  韓雪雁走出表演場地的大門,望著無限延伸的屋宇,在心底期盼著那沫優雅尊貴的身影能出現。

  演出地點最后決定在國家音樂廳前的廣場,不用買票,只要想聽的人就可以就地欣賞。

  由于是-項樂界的創舉,所以還上了傳播媒體的頭條,充分達到宣傳效果。

  第二場以后,地點就改回風格藝術學院,但首場未演先轟動,已有不少人在開演前就來等著-睹岳烈的風采了。

  韓雪雁才轉個彎,忽地,-陣刺鼻的藥水味嗆入口鼻,她根本還來不及反抗,暈眩感就侵襲了她的意識,把她拉人-片黑暗之中,現在離開演只剩六個小時不到的時間…

  ***

  岳烈才走人演出場地,岳行云立即就-

  著他而來“老二,韓雪雁不見了!”

  岳烈登時之間像被人敲了-記悶,有些恍惚,但只一瞬又恢復了平靜無波的冷然“會不會是還沒到?”

  “我打過電話了,你家沒人接,她家也沒人接。”

  岳烈瞇起眼,斜睨著岳行云。“你怎么知道她住我那兒?”

  “呃…”岳行云馬上辭窮“不是大家都知道了嗎?”沒想到他不到三秒就馬上破功。

  “依你的個性,該是先問真的嗎?而不是先行動。你會先打電話去我家,就代表你對我跟她的事了若指掌,行云!”

  “咦?啊!喔…嘿嘿嘿…”岳行云只得傻笑,過了一陣子,才又急匆匆地說:“哎呀!別研究這個了,重要的是韓雪雁不見了!”

  “是不是在老大那里?”他看著岳行云問,心想這三個人大概背著他在玩什么把戲。

  “不可能的啦!老大他只是想出你的真心,不可能會…”糟!他怎么自己底了嘛!岳行云馬上苦著臉捂住了嘴,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我知道。”他淡淡地應聲,反而讓岳行云嚇了一跳。

  “你知道?”岳行云不可置信地問,不免奇怪為何他知道卻還把韓雪雁接到他那里去住?

  “行云真是靠不住哇!”岳風翔閑晃了進來,后面跟著岳朝曦。

  “老大…”樂行云可憐兮兮地叫著,心想自己沒好日子過了。

  “你來了?”岳烈看著樂風翔.并沒有太大的驚訝。

  “這是你的首演,我不可能不來。”岳風翔笑得氣“但是我沒有保證我不會破壞它。”

  岳烈瞇著眼,神情十分危險而凌厲。“她人呢?”

  “你下不了手,由我來代勞又問妨?”岳風翔涼涼地說。

  “我不需要任何人替我復仇!我已經說過了。”岳烈握緊了拳頭“她人呢?”

  “別急,會有人告訴你的。”岳風翔笑容可掬。

  “開演時間要到了。”岳朝曦看了下表,只剩三十分鐘了。

  此時,岳烈的行動電話忽然響起,六只眼睛全看著那只電話,只有岳風翔著的對象是岳烈

  “我是岳烈。”他按下通話鍵,和岳風翔那雙魔魅的淺色眸子對視著。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若想要她完整地回到你身邊,你就過來要人吧!”

  話筒傳來的話是刻意用巾包著的聲音,他驚,難道是認識的人?

  “人在哪里?”岳烈的眼睛還是沒有離開岳風翔安適自得的笑臉。

  “淡水…”對方說了一個郊區的地名“只要驚動警察,我就和她同歸于盡,最后是你一個人來,否則,我就在她臉上劃上幾刀陪你。岳烈!”說完就切斷了通話。

  “怎么樣?”岳行云是最緊張的人。

  “最好別讓我抓到那是你搞的冤,岳風翔!”岳烈狠狠地盯著岳風翔,若他們沒有什么兄弟情誼,他大概會先揍人再說。

  “這是你第二次連名帶姓地叫我了,老二,你居然會為了她跟我翻臉?”岳風翔提醒著“你真的只是因為報仇嗎?老二。”

  “是他嗎?”岳朝曦突然問“高暉皓?”

  “我要上場,”岳烈把赴的地點丟給他們“樂團不能沒有我。”

  “是那個‘桃花男’?”岳行云不由分說地拖著岳朝曦一起去英雄救美“Jese!他會不會對韓雪雁散播子散播愛呀?”

  “麻煩你別學花辰說話。”岳朝曦嘆著氣,和岳行云一起離開。

  岳風翔在兩個寶貝蛋走遠了之后,才勾起凋侃的弧,若有深意地睨著岳烈“若是你真的恨她,是不會問對方人在哪里的,老二。”

  猛然震顫了-下,岳烈旋過身去沒有回話。

  恨她嗎?他再也分不清現在在地心底的,到底是恨或是其他。

  “但是老二,你最好看好你的‘仇人’,因為我可不保證我未來不會向她討回那-刀。”岳風翔優雅地起步,走向觀眾席。

  他在給自己一個借口,岳烈明白,或許,兄弟們都知道了他的掙扎,只是不點破而已。

  岳烈轉臉注視著老大的背影,知道若是沒有老大的脅迫,他只會重復著傷害韓雪雁的模式,不想放她離開,卻又覺得不該留下她。

  因為她是殺父仇人的女兒,是他不該愛也不能愛的女人。

  很多情感他都是明白的,只是要他-下子忘卻十年來所堆積的仇恨去接受她的愛,或是去愛她都是不可能的,愛情的力量沒有這么偉大。

  但是,若她愿意等他…也許他就會,…就會…

  ***

  韓雪雁眨著眼睛,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中,腦中唯-記得的,就是那陣刺鼻的藥水味。

  “你醒了?”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她迅速回頭。

  “高暉皓?”她不可思議地低呼“你為什么…”

  “我想,你也會很想知道你的男人是否看重你更甚于一切吧!”高暉皓起身走向她,手中還有著一把鋒利的匕首。

  “我不懂!他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得要這么做?”韓雪雁扭著手腕上的繩子,發現她根本無力掙脫它半分。

  “我們的確是沒什么血海深仇。”他蹲下身子,伸手輕撫過她如花嬌的臉頰“但是,他污辱了我,踐踏我的人格和自尊,我是說什么也不可能就這么跟他算了。”

  她避開他的撫觸“那與我有什么關系?你為什么要聳動蘋對付我?”

  “我只是想知道,若是他的女人和被他看為人渣的我扯上關系,他會有什么反應?”他說得極具惑力,但看在韓雪雁眼里只覺得下

  “就因為這樣你才利用蘋?”

  “那又如何?你能保證‘我愛你’本身不是種利用嗎?向若蘋不也是用‘我愛你’來轄制我嗎?”高暉皓哼了一聲“愛不是免罪符,小朋友。”

  “你不愛她又為什么要和她制造小孩?”韓雪雁覺得這個男人簡直是敗類!

  “一定要相愛才會有小孩嗎?。小朋友,你想得太天真了。”他佯裝悲哀地搖了搖頭“就像我不愛你,卻也很想要你有我的種吶!”

  “你…”韓雪雁全身上下的細胞在-瞬間警戒了起來。

  “對!我很想好好欣賞岳烈慘敗的表情,若他知道他的女人被我抱過了,他會有什么反應?”高暉皓伸手想將她攬入懷中“一夕之間失去了名譽、地位和所愛的女人一定是不錯的經驗吧!”

  “你錯了,他不會來的!”韓雪雁再一次避開了他“因為他恨我,就像你恨他一樣。”

  “是嗎?別替你自己找臺階下了。”高暉皓冷笑。

  “恨只能挑起爭端,你這么做也打不倒他的,因為你抓錯人了。”韓雪雁只是單純地陳述事實。

  “那就試試看吧!”他出…抹的yin笑。

  “別過來,否則我會咬下去!:她發現自己已無路可退了,在他的魔手伸過來之前,伸出舌頭來咬住。

  “到這時候才想裝貞潔烈女?”高暉皓才說完,就看見她邊有著一絲血紅,正沿著臉頰了下來“好好好,我輸了。”

  現在就把人死了對他沒有好處,高暉皓只得放棄他的侵犯計劃。

  “哼!你輸的可不止這些呢。”一個如陽光般充活力的嗓音破門而入“我要代替頭來懲罰你!”

  “拜托!這不是正義之士該說的臺詞吧!”岳朝曦無力地翻白眼。

  “你們…”韓雪雁傻子眼,她沒料到他們會來。

  難道…烈真的丟下演奏會不管了嗎?

  不!她不要!若是因為她而毀了他美好的前途,她一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岳烈呢?”高暉皓架住了韓雪雁,以刀子抵住她的頰邊。

  “老大料得真準,他就知道你會想劃花韓雪雁的臉,干么,你見不得人家好啊?”岳行云叫罵。

  高暉皓冷笑著。“別以為我不敢真的割下去。”

  “你有膽子就割割看吧!”岳行云掏出了一把彈弓。

  “你不會認為這玩意兒就能對付我吧!”

  “是不認為。”趁高暉皓的注意大擺在岳行云的彈弓上時,岳朝曦拿出了小提琴的弓,用力地向的手揮去。

  “啪!”弓弦在接近高暉皓的手時斷裂,突如其來的驚嚇讓他放開廠韓雪雁。

  “啊!”高暉皓一個失神,發現岳行云已經把韓雪雁抓過去了,而岳朝曦手中的弓還抵在他的頸邊。

  岳朝曦淡淡地說:“輸在你最愛的小提琴手上,你也該甘心了。”

  “我錯了,我應該要找幫手的。”高暉皓不得已,只好平舉雙手。

  “那是因為你只想毀了老二的音樂會,但是,老二可不會玩這么小兒科的把戲的。”岳行云和岳朝曦對看了-眼。

  岳朝曦收回了弓“你自求多福吧!”

  可想而知,這次事件之后,老二會多么惡毒地“回敬”高暉皓了。

  岳朝曦和岳行云同時對高暉皓心生同情了起來。

  ***

  “我希望你明白,老二不是因為不重視你才沒去的。”在接近演奏會場時,岳朝曦突然開口。

  “我明白。”她簡短地回答。

  是的,她明白!苦是烈心中根本沒有她,她只怕連行云及朝曦都看不到,她的死活根本與他無關。

  她不需要他親自去解救她,也不想拖累他,她只要能愛著他,只要能待在他的身邊,只要她在他心中有一點點分量,哪怕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她都心滿意足了。

  如果不是為了那個微渺的可能,她也無法這么無怨無悔,不顧一切。

  只要有那千萬分之一的希望,哪怕只是像玫瑰花刺那么細微,她都愿意去等待。

  “嘩…”場中爆出了歡呼。“演奏會成功了!”岳行云首先高興地道。

  場中歡呼聲及拍掌聲不絕于耳,勢必是要演奏安可曲。

  “老二,人帶回來了!”趁岳烈謝幕下到后臺來時,岳行云愉悅地道。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岳烈就這么站在原地看著地,四周響徹云霄的歡呼像是已經消尖不見,而他的世界只容得下她。

  許多的情緒在霎時涌進他的心呔,他不得不在心底對自己承認,他足真的在乎她,而且,這才感覺到,他是有心的。

  他走向她。冷不防地緊摟了她一下,匆匆在她耳邊丟下兩個字,隨即把她拉上臺去。

  雖然只有短短的-剎那間,韓雪雁還是看見了他那雙充憐愛的眼睛,就像在許久以前,她初次見到他的那個夜晚。

  從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把心到他的手里,并且衷心地期待著,有-天,他也能用那樣的眼神望著自己。

  是的,她愿意用一生去等待,好不容易她得到了他憐愛的眼神,她相信有一天,她也能等到他敞開的心。

  她會等的。

  ***

  “老二,你猜老二跟韓雪雁說什么?”岳行云得意地笑問。

  真奇怪!又不是他戀愛成功,他在那里得意什么勁呀!

  “等他。”岳朝曦簡單地回答,忍不住也勾起了角。

  “呵呵呵!朝曦,你真是愈來愈‘諸葛’了。”岳風翔呵呵笑著晃進了后臺。

  “比不上老大的神機妙算。”居然連人家會朝韓雪雁的臉“下刀”都能預測出來,真是非人哉!

  “對了,韓雪雁的名字中有季節喔!”岳風翔的眼底閃過-絲興味。

  “是‘雪寒’吧!農歷十一月,屬冬季?”岳行云不疑有他,很熱心地報出農歷十一月的別稱。

  “是啊!是‘冬季’。”岳風翔笑咪咪的道“接下來‘季節之歌’會進來‘’,或是‘秋’呢?”他不懷好意的眼睛瞄著兩個弟弟。

  嘿嘿嘿…對呀!接下來會輪到哪一季?岳行云忍不住呆笑著。

  ***

  “對不起,民知罪!請烈大人開恩,饒了小的及小的一家人吧!”

  岳烈雖然沒把高暉皓“移送法辦”卻也把他家整得飛狗跳,甚至還“誅連九族”讓他的-干親友團全糟池魚之殃。

  所以說壞事果然是做不得的,惹到不該惹的人下場就是會跟他一樣,要在大庭廣眾前向人家下跪求饒。

  其實要他來向岳烈道歉本不是他會做的事,實在是因為他的叔公和舅公全部來對他疲勞轟炸,害地不得不來低聲下氣。

  這混蛋!果然是有仇必報的小人!

  高暉皓站在店門口,表面上一點也不在意來往路人的眼光,但其實他是咬牙切齒,額上青筋暴地在道歉的。

  唉!怨就怨在他也沒那個本錢去斗垮岳烈,不然怎會把自己得如此狼狽,一世英名全毀了呢?

  但,話又說回來了,他也不過是把韓雪雁綁走,根本沒對她“下手”岳烈干哈那么大費周章地找他麻煩?向若蘋把岳烈的臉皮劃破了也沒看見她有什么可怕的報應啊!

  看來岳烈是真的把韓雪雁看得比地位還重要,韓雪雁還說他恨她,真是不足。

  “高先生,你好像錯道歉的對象了喔!”岳烈笑得十分親切好心。

  高暉皓磨牙了一陣,才又轉向韓雪雁重復了-次那句可笑的道歉詞。

  “你做了什么?”韓雪雁不是看不出來高幃皓的“迫于形勢”馬上就明白這是岳烈的杰作。

  向若蘋也是,他還是給了她-點小小的教訓,但看在她母親的矛頭是對著高暉皓的份上,岳烈才沒繼續暗整。

  看來,高暉皓入獄是遲早的事,根本用不著岳烈親自下手,頂多若“拐未成年少女”不能辦他時,岳烈會多送他一頂“綁票強暴未遂”的帽子而已。

  “我做了什么?”岳烈-臉無辜,恍若天使“我什么也沒做啊!”“算了!”韓雪雁懶得跟他爭,轉向高暉皓“希望你好自為之,別再玩女人的感情了。”她把他說的跟辣手催花的人渣沒啥兩漾。

  “走吧,下午還有練習呢。”岳烈朝她伸出手。

  “好!”韓雪雁甜甜地微笑著,把手放入他的掌心之中,兩人無視于當場尷尬的高暉皓,走向衡路上那片晴朗的天色之中。

  韓雪雁相信,從今以后,他們會-直-起走下去。

  Iwouldfightforyou

  I'dlieforyou

  Walkthewireforyou

  YaI'ddieforyou

  Yaknowit'strueeverythingsIdo

  Idoitforyou…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玫瑰情吻   下一章 ( 沒有了 )
君憐流云從不說愛我姊弟戀成癡雕琢愛人時有纏綿嬌艷芙蓉淘氣公主我愛私生女夫君難侍候情陷美人關
《玫瑰情吻》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由網友收集整理,是羽娃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玫瑰情吻第十章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电脑版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