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仙途 第九十二章 結局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星際仙途  作者:傲無常 書號:46442 更新時間:2020/2/5 
第九十二章 結局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出了卡特琳娜沒有多加掩飾的好拉攏味道,倒也沒有人對她這種行為表示反感。但凡有生命以來,就從來沒有逃離過弱強食的規則。在這種有效而又殘酷的規則下,崇拜強者,或者依附,拉攏強者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有資格被人拉攏,討好,也是實力的一種象征。

  “既然這樣,那么就多謝卡特琳娜小姐的好意了。”趙略一思索,就淡笑著接受了那魅魔女的饋贈。至于之后這個還算順眼的魅魔族女人卡特琳娜有什么要求的話,那也得按照實際情況來讓韓幼雪來衡量,而韓幼雪,恰恰又是一個對于經濟上極為執著計算的女人,反正不會讓惡魔之翼吃了虧。

  卡特琳娜也是很少與地球人打交道,而之前對于地球人的傳聞卻是聽過不少。兇殘,野蠻,呃,甚至還有傳聞說地球人喜歡食用其他高等文明種族的體…當然,不管是不是真的。這都讓這個從骨子里有著喜歡刺,不安分的魅魔女對地球人大感興趣。

  之前還有些忐忑不安呢,待聽得趙毫不客氣的答應了下來。不由得臉色一喜,挽著他的姿態也難免更親近了些。那感而充的嬌軀,幾乎整個要軟倒在他懷里。那對如暗夜水晶般清澈而散發著奇異魅力的眼眸,也是閃閃發亮。那神情似是恨不得將身軀健壯,長相順眼的趙一口掉:“趙團長真是個直的人,我喜歡你的脾氣。”

  “我們還是第一次來卡塔尼商盟,更是第一次來綠寶石星球。如果,卡特琳娜小姐不介意的話。下班后,當個向導帶我參觀一下當地酒吧風情吧。”趙也是絲毫不介意魅魔女對自己的親昵,雖然說如今身處全息虛擬世界中,卻依舊能感受到她的熱情。魅魔女?雖然不若他第一喜歡的火狐星女,卻也名列前茅。有機會一嘗夙愿,對一個正常男人來講,自然難以拒絕。

  卡特琳娜當然聽懂了趙的話,攝魂魄的對趙輕輕一笑,舌尖似不經意的在角溜過,聲音酥軟的橫眼道:“你是尊貴的客人,當然想怎么樣都奉陪咯。”

  太卑鄙了,竟然只說一個我字…這是秦茂銘的抗議。而葉穎則是冷哼著轉過頭去,表達了她的不。至于西莉亞這對主仆,則是臉色有些漲紅,沒有想到兩個異在剛見面的時候,就有如此親昵的舉動。當然,這也是因為她們根本沒有聽懂趙邀請背后的深層次涵義。否則,說不定會讓這對剛出道,從未被污染的寶藍女人崩潰…

  接下來的購物中,由于除了興致的寶藍女人外,其他人對于野生生物的概念等同于美味烤。早就有些無聊,又被搶了獵物不甘心的秦茂銘大叫:“我說卡特琳娜小姐,生物我們已經看夠了。能不能來點刺的,例如,感女奴之類的…”

  “秦茂銘,你能不能給地球人留點點面子?”雖然不介意趙泡妞,但身材明顯被比下來的葉穎心情自然不會太好。聽得秦茂銘如此無的話,也是忍不住有些發飆的沖動。

  “哼,你們倒是漢子不知餓漢子饑。”秦茂銘很是幽怨的瞄了一眼葉穎與趙:“老子好賴也是個成強壯的男人,都多久沒碰過妞兒了?”

  “我喜歡你們地球人的直接。”卡特琳娜感慨的瞇眼瞄了趙一眼,隨后就飛快的變幻了全息場景中的貨物。幾乎是在一眨眼間,所有奇奇怪怪的生物都消失不見了。所出現在周圍的,是一個個形態各異的雌:“秦先生,你看中哪一個,盡管和我說。我這里的品種齊全,保證都是高等文明女奴。”

  這下,就連趙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掃視周圍了,的,這品種也太齊全了些吧?瞅瞅,那頭身高六七米,狀若牛的女…還有那個,皮膚漆黑不說,渾身上下還布了長長的發。有的,甚至連類人形態都沒有,直接和剛才稀奇古怪的生物毫無區別。更加讓人要忍不住嘔吐的是,為了提高銷量,所有女奴的全息影像都處在發情狀態…

  咕嘟。秦茂銘忍不住深深的咽了下口水,湛的全息技術將他慘白的臉色如實反映了出來。看向一臉平靜的卡特琳娜,干笑不迭:“我說,卡特琳娜小姐。咱能不能來點,呃,那個漂亮的?”

  “漂亮的?先生,您是在污蔑我們卡塔尼商人高貴的品質,也是在質疑本店的實力。你看看那個東斯曼文明的女奴,瞅瞅她那感的黑皮膚,那人的長,雄渾的大腿,讓人喜愛的健康獠牙,無一不是極品中的極品。上次那個東斯曼貴族閣下,出資十萬銀河幣,我都沒舍得賣。你再看看那個…”

  “行,行,算我錯了還不行嗎?”秦茂銘整張臉成了苦瓜樣,哪里還不知道小心眼的魅魔女是在報復自己剛才對趙抗議的話。但任由她再這么介紹下去,恐怕幾個月內都別想再提起對女人的興致了。也許那個真的是東斯曼文明的美女,但呃,形體的差距以及審美觀點的不同。秦茂銘實在難以忍受那可怕的模樣,忍住要嘔吐的感覺,急忙道:“卡特琳娜小姐,您就行行好吧。按照我們地球人的審美愿望篩選一下吧。”

  卡特琳娜見他這副樣子,倒也足了捉弄報復的惡趣味。就她本人,其實對這些奇形怪狀的女奴也是惡寒之極。要不是因為加入了卡特尼商盟,必須按照卡塔尼商盟的那利益高于一切的至高原則行事。早就不賣這些女奴了。誰叫銀河系中高等文明數量眾多,而審美觀點與愛好也是千奇百怪,各不相同。剛才她的話,雖然惡心了秦茂銘,卻絕對是大實話,那個女奴賣給喜歡的,可是大價錢。

  很快,卡特琳娜就按照地球人的口味重新篩選了一下。要說對于各種族之間的愛好口味的掌握,卡特琳娜倒也想感謝下地球人。他們根據全息技術開發出來的那個情游戲,很快就火遍了整個銀河系,為那公司賺取了無數財富之余,更是一時間摸透了幾乎所有文明種族的嗜好口味。把這些資料收集起來后,剛入行沒多久的奴隸商人卻成為了最大受益人。否則,經驗的封鎖讓許多新商人吃盡了苦頭。

  果然,這下出現在眾人周圍的感女奴們。就連趙都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四處瞧。這里,幾乎囊括了地球人所愛好的外星女的前幾十名。

  寶藍人?天吶,秦茂銘更是夸張的叫了起來,眼睛舍不得在眼前的寶藍美女身上挪開。不同于普通寶藍人那冷漠而清淡的氣質外表。眼前這個寶藍女人,衣著暴而嫵媚,更動人的是那張幾近完美的臉龐,和高挑出眾的形態,既有著一股寶藍人特有的神圣不可侵犯氣質,卻又洋溢著一股讓人忍不住要去侵犯的惑力。那對明眸,勾魂而魄。

  趙也是忍不住拿她與西莉亞她們比較,毫無疑問,她們是同一種族。但是,西莉亞和她比起來,論外表還要略勝一籌,卻仿佛青澀蘋果般的讓人沒有胃口。而那個寶藍人女奴,則仿佛是嬌滴的美味天堂果一樣惹人垂涎三尺。

  幾乎是與此同時,西莉亞和貝蒂同時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轉過頭去盯著卡特琳娜問道:“尊敬的卡特琳娜小姐,請問,這是怎么一回事情?為什么,你的女奴中有寶藍人存在?難道,是你組織了針對寶藍人的捕奴行動?”

  卡特琳娜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來一杯全息紅酒,懶洋洋的品了一口,卻是毫不在意的回敬道:“尊敬的寶藍小姐,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奴隸商人,做的是終端銷售。至于捕奴活動,和我無關。這里別說是寶藍人,就連光明族,還有我們魅魔族的人都有。”

  所有人順著她所指方向看去,果然,女奴中有著兩三個打扮妖的光明族女,即便是身為奴隸,也高高揚起她們高貴的頭顱。至于魅魔女,也是有三四個分散在各處。剛才眾人實在是被寶藍女的出現吃驚了,一時間,倒也沒有注意到這些特別的女奴。

  而趙的眼神也是一凌,四處搜索起來,果然如他所料。這群數百個女奴全息影像中,竟然有七八個地球女在內。一時間,他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陰冷,甩了卡特琳娜的手臂,冷聲道:“我也想請你解釋一下,什么時候,地球人也成為你們的奴隸商品了?”

  隨著趙的冷漠,一開始有些被得暈頭轉向的秦茂銘以及不屑一顧的葉穎,也陡然嚴肅冷漠了起來。出于本能的,一左一右站在了趙身旁。

  卡特琳娜稍微愣了一下,便掩嘴輕笑了起來:“趙先生,我剛才已經解釋過了。不想解釋第二遍。不過,對你,我可以特殊對待一下。在銀河系大多數高等文明中,奴隸制度是合法的存在。而我們商盟做事,也符合各國之間的法律。寶藍族和地球聯盟都是止販奴,這點我非常清楚。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去你們境內做這行生意。但,奴隸的來源千奇百怪,有自愿的,被迫的,抓捕的,俘虜的,騙的等等。這些,和我們也無關。我們只是負責銷售一切手續合法的奴隸。而且,我可以保證,她們每一個都簽下自愿為奴的文書憑證。”

  趙自然聽得明白,雖然有簽下憑證,但在什么手段下簽下的,卻是不得而知了。也情知這種事情,和卡特琳娜應該沒有關系。但至少,對她剛才積累起來的好感消逝殆盡。所謂購買女奴的興趣,也是被降到了谷底,冷聲不迭道:“自誕生宇宙,文明繁衍以來。都一直是弱強食,強者為尊的規則。我有自知之明,對于這種事情暫時沒有能力去管。但是,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卡塔尼商盟知道,販賣地球人奴隸,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說罷,趙的全息身影就一陣模糊,緊接著在眾人眼里消失。下全息頭盔,背負著雙手,面無表情的站立著。過不得一秒鐘,葉穎與秦茂銘也是臉色難堪的下了頭盔,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趙身側。緊接著兩名寶藍女,以及魅魔女卡特琳娜也是退出了全息影像,各自表情迥異。

  “趙先生,我想,我可以像商盟做出建議。以后拒絕販賣地球人奴隸…”卡特琳娜,不知道怎么回事,總覺得心頭有些惶惶。雖然明知道自己的建議對注重合法商業精神的商盟來講應該是毫無建樹,卻不得不想著努力一下。

  “不必了,商盟那些重利的死腦袋是絕對不會采納你的提議。”趙背負著雙手,冷漠道:“我們,走!”

  隨著他大步跨出這家店面,葉穎與秦茂銘令行止的緊跟在他身后,幾乎連步伐和呼吸也完全一致。西莉亞與貝蒂,不由得互相對視了一眼,俱是在對方眼神中看到了異樣。稍愣了一下,也是加快腳步跟隨著趙

  “趙。我可以保證,從今天開始,我的店里絕對不會再銷售地球人奴隸。”卡特琳娜臉色微變,不知怎么的,心中慌亂的厲害。想追上去,又有些猶豫。但隨著他腳步踏出去的時候,卻是咬著牙快速的說出了那么一句令她自己也難以理解的話。然而,趙卻是連停頓了沒有,很快就完全消失。呆呆的站立了片刻,卡特琳娜不由得苦笑著搖了搖頭:“果然,我根本算不上是一個合格的商人。”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了再購買奴隸的望動力。回去港口駐扎地時,趙也沒用心情再坐什么城際列車,腳下一點,身形舉重若輕的飛向了天空。身姿飄逸而自然,姿態沒有半點變化,唯有衣袂隨風飄

  一行五人,呈錐形狀于綠寶石數千名高空中疾掠而過。幾乎長久生活在惡劣環境中的趙三人,在面對綠寶石“和藹”的天氣與重力,幾乎毫無感覺。連用真氣護體的舉動也沒用,一個個面無表情,神態自若。而西莉亞與貝蒂,以她們的實力進行這種速度飛行雖然說毫無問題,卻忍受不了那如刀子般割在臉上高空惡風,無奈之下只得打開了充了寶藍人藝術感的戰甲,由此,臉色才好看了些。各自看了一眼前面的三個地球人,心里不由得嘟囔了起來:“地球人,和傳說中的一樣,果然都是怪物。”

  雖未全速飛行,時速卻也達到了近千公里。區區兩三個小時,就抵達了港口區,回了駐扎的酒店。

  “趙先生,我想先離開一下。今天的事情,我必須通過遠程通訊系統,向我們寶藍人高層匯報。”西莉亞撤了身上的戰甲,臉色依舊有些不好看,對著趙淡淡的施了個禮節:“以前也許對你有些誤會,但是,今天趙先生讓我看到了您高貴的一面。如果您有意解決銀河系由來已久的奴隸制度,我會全力輔佐你。”

  “承受不起,我只管地球人。至于其他種族的死活,和我有什么關系?”趙淡淡的瞄了她一眼,轉身既走。

  “你…”貝蒂杏眸圓瞪,想說些什么時,趙已經在眼前消失。就連葉穎和秦茂銘,也走得干干凈凈。只好憤憤不平的回頭對西莉亞抱怨道:“小姐,你說說,這叫什么人?整個一個自私鬼…”

  “貝蒂,請注意風度。”西莉亞也是輕蹙著眉頭,輕輕嘆了一口氣:“我們沒有權利去管他的想法。”

  然不管怎么說,兩個寶藍人剛剛對趙積累起來的些許好感,也是頓時消散。

  …

  秦茂銘很快就將今天的遭遇,傳遍了整個惡魔之翼。原本就熱血沸騰的惡魔之翼成員,一下子沸騰了起來。個個義憤填膺的想要殺入那些奴隸市場,將那些可憐的地球奴隸解救出來,卻被韓幼雪強了下來。一番道理下去,卻也漸漸冷靜了下來。說的也是,以如今惡魔之翼的實力去做這件事情,只能落入一個全軍覆滅的下場。如今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向地球聯盟政府匯報。第二,就是不斷提高惡魔之翼的實力,等有了實力后,才能在這件事情上起到作用。商盟的實力十分強大,疆域也相當廣袤。綠寶石星球,不過是整個商盟其中很平常的一顆星球。而整個銀河系中,視奴隸制度為合法的文明不計其數。這可真算的上是一件極其困難的工作…

  是以,所有惡魔之翼成員,都失去了再在綠寶石上消費的望,在韓幼雪的籌劃下,租賃了一塊訓練用場地。幾乎是所有人,一個個憋著委屈拼命的跟在趙身后鍛煉著自己。

  日子過得很平靜,區區一個月很快就過去。

  訓練場中,又有兩名惡魔之翼成員因為訓練戰而被抬去了醫療室。然而,剩下的人,卻是依舊面無表情的訓練著,捉對搏殺著,沒有人會對對手手下留情。因為血的教訓讓人知道,和敵人戰時,哪怕是心稍微一軟,等待你的或許就是隕滅。

  強效重力發生器,這是韓幼雪近段時間花了大價錢采購的。重力發生器這項產品,并不屬于稀有高科技類。每一艘飛船上,都會裝備這么一臺機器。但是她購買的這臺,卻是實實在在的高檔貨,上百萬銀河幣的價格遠遠超過普通星艦上所使用的重力發生器十倍有余。而且,本重力器,只能覆蓋千余平米的一個訓練場。但它的好處,也是不言而喻的。相較于普通貨至多只能產生兩倍重力。這臺強效重力發生器可以將作用范圍內的重力調節至百分之一到二十倍,實在是夸張之極。

  如今,所有惡魔之翼的成員的訓練都在五倍重力下進行。也就是說,一個七十公斤的成年男子,在這種環境下的體重為三百五十公斤。這還不算,每一個人的體內都要承受巨大的壓力。腦子,以及五臟六腑等等比較脆弱的部件,也都必須適應這種環境。

  一名剛剛晉升的先天級戰士,到了這種環境中別說飛行了,就連走路都是個極大問題。也幸虧,惡魔之翼的成員都已經頗具實力,花了十來天的時間倒也勉強能在這種環境中訓練,搏擊。但依舊能使用翼翔術飛行的,卻只有那么寥寥幾人。

  趙剛剛完成了一次對練,赤著上身,凌空虛盤著打坐煉氣。大量的運動使得他身體上蒙了一層汗水。已經好幾十歲的他,自然不像少年時代略顯單薄。渾身上下,充了成的魅力。隨著他的呼吸,盤坐的身體有節奏的上下微微起伏著。

  過不得多久,緊閉的雙眸終于睜開。大量消耗的精力已經全然恢復,整體素質,似乎又稍有進。要知道,如今他已經是先天第九層的人物了,每前進一寸,都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忽而,手腕上的智能電腦輕輕震動了起來。

  點開一看,卻是韓幼雪發來通訊,說是有要事,請他出去一下。

  今天的訓練,倒也是已經差不多了。洗澡換衣暫且不提。隨后一路去了會議室中,卻是發現一別月余的魅魔女卡特琳娜竟然也在。而韓幼雪,則是一臉溫和的邊是招待著,邊是與她說話。緊接著,葉穎與秦茂銘也是前腳后腳的進入了會議室。

  看出了趙等人的愕然,韓幼雪起身輕聲道:“卡特琳娜小姐是來找我們談生意的。”

  “生意?”趙略一沉,便道:“這種事情,幼雪你自己處理就好了。何必打斷我們的訓練?”此時的趙,雖然說不上對卡特琳娜有什么惡感,但也絕對不會有什么好感。

  “這生意的內容比較古怪,我并不能夠做主。”韓幼雪說著,將目光轉向了她,微笑道:“既然趙他們來了,還是請卡特琳娜小姐您親自和他解說吧。”

  卡特琳娜這才幽幽抬頭望了趙一眼,似乎對他上次不禮貌的離場而有些耿耿于懷。隨著她的娓娓道來,很快就讓趙等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趙也同時有些震撼于這位卡特琳娜小姐的行動力,在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她就將整顆綠寶石星球上的地球人奴隸中非海盜和罪犯出身的人全部收攏了起來,總計高達八十五人。按她的話來說,隨著地球人的地位不斷提高,地球人奴隸的受程度也在大幅度提高。其中竟然不乏先天級的護衛奴隸,價格極其恐怖。尤其是年輕貌美的女先天級護衛,價格竟然高達上百萬銀河幣的可怕天價。

  她幾乎動用了所有動資金,才勉強將整顆星球上的地球人奴隸收攏齊全。不過話又說了回來,一個能夠達到先天期的地球人,一生能夠產生的價值是遠遠超過百萬銀河幣的。更別說一個年輕貌美,完全聽話的女先天了。

  最近這段時間,有些義憤的韓幼雪也是調查了一下。在銀河系中,因為許多高級文明中允許有奴隸的存在。所以,就有許許多多追求財富的家伙,組成各種各樣的捕奴隊,或襲擊,或販賣和收購各種值錢的奴隸。雖然說,除非是戰爭中的俘虜,普通人必須簽下自愿為奴的手續才能轉賣。但無數年的發展中,惡毒的家伙們有著無數的方法使被捕人屈服,其中也有許多漏可以使用。而因為支持奴隸制度的文明在銀河系中占據絕大部分的勢力,為了利益,也多是睜一眼閉一眼。以至于捕奴,販奴這種高利益的行為愈發猖獗起來。

  不敢深入地球聯盟境內。但在客串海盜,在地球聯盟外圍活動,又或是拐等等手段。總之,也有不少地球人遭了這種殃。更或者,有些強大的捕奴隊直接對星際海盜下手。畢竟,海盜中有實力的人不少,捕獲過來能賣個不小的價錢。

  而藍寶石上的地球人奴隸之多,也是讓趙等人吃了一大驚。要知道,綠寶石不過是商盟中普通的一顆貿易星球,而類似的貿易行星還有無數,更有比綠寶石繁榮數十倍的貿易中心。由此可見,光是淪陷在商盟中的地球人奴隸,其數目就是個天文數字。

  要說讓趙等人花錢把地球人奴隸買出來,那更是癡心妄想。先不說這些錢財,是惡魔之翼所有成員用性命去拼搏出來的。就算所有人都那么偉大,光是他們現在可憐的區區剩余的千來萬銀河幣,根本只是杯水車薪。

  “我是個卡塔尼商人,我所做的行為,必須要為我的身份負責。”卡特琳娜淡淡的瞟著趙:“你看一下這八十五個人的清單,總計兩千六百萬銀河幣。這個價格我已經是到了最低,只賺取你們百分之一的利潤。當然,以我的財力將這批奴隸白送了你們,元氣大傷下的我也能勉強掙扎過去。但是,這不在卡塔尼商盟的法律允許范圍之內。到時候接我的,將是驅逐。”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有意解救這批奴隸的話,必須支付大量的金錢。或者,幫你完成同樣價值的工作?”趙蹙著眉頭,語氣平靜的問道。

  “趙,我們惡魔之翼并不是慈善行會。”秦茂銘也是眉頭大皺:“這么大量的工作,只是白干活而已。我們惡魔之翼處在發展階段,干這種傻事的話,極度不符合我們的利益。”

  “我剛才算了一下,以我們目前的水準和身價,數年時間也未必能夠償還掉這筆債務,這對我們惡魔之翼發展非常不利。”葉穎也是擔憂道:“不如,我們把這件事情報告給聯盟政府。他們肯定會想辦法解救奴隸的。”

  “地球聯盟政府?”卡特琳娜冷笑不迭:“我承認,地球聯盟很厲害,地球人也很厲害。也許你們能夠和某一個強大的文明抗衡。但是,要是你們的對手是銀河系的八成以上的文明呢?地球聯盟政府,所能做的,只能是防范。如果手到奴隸易中來,那么,事情恐怕就不會那么簡單了。這個宇宙中的規則,可是早就在還沒有你們地球人的時候,就已經形成的。”

  “諸位,我倒是有些不同的意見。”韓幼雪沉思了片刻,說道:“卡特琳娜小姐剛才已經說過了,這八十多名地球人奴隸,都屬于精品,價格昂貴。要我們惡魔之翼背負這個天文數字的債務,的確是非常沉重。但是,不知道諸位有沒有考慮過,這些奴隸本身就具有他們的價值。其中有十九人具有先天級的實力。這可是擴充我們實力的好機會。我想,我可以和他們談談。每個人,是否可以用自己的努力來解救自己。至于剩下的仿先天男女奴隸,都是些長相上等的人物。我們也許可以在老家那邊開展點生意,讓他們去產生價值,直至完成他們的自救。至于,交流下來不愿意自救自贖的,我們對他們也沒有拯救的義務。”

  韓幼雪所說,讓所有人的眼睛一亮。本來趙一直處在矛盾中,但韓幼雪的提議,無疑是雙贏局面。他在地球聯盟招過人,一個優秀的先天級戰士,是多么的難得一求。先不說一次支付各種費用,每年的薪金也是個可怕的數字。如今,就有唾手可得的十九名先天級戰士加入。再者說,沒有人愿意一輩子當個奴隸。相信只要是個頭腦沒有壞掉的,肯定會答應韓幼雪的方案。

  “當然,其中對我們來講也有不小的風險。我計算過了,按照一個普通的先天戰士奴隸百萬銀河幣的價值。他在惡魔之翼服役的話,按照我們目前的薪酬標準約莫十年能夠還清。如果在此期間隕落的話,那么損失都在我們惡魔之翼頭上了。所以,我再建議兩點。第一,任何一個還清債務獲得自由的奴隸,都必須再為惡魔之翼免費服役五年。之后,他既可以享受正常的惡魔之翼成員待遇。也可以結束與惡魔之翼的合約,來去自由。第二,我們必須給他們上高風險保險,所有支出也在他們的貢獻里扣除。如果能夠執行這兩點的話,這件事情,原來是對我們惡魔之翼的壓力,卻能轉變為天大的好事。而且,我也相信在我的運作下,他們自己努力下,根本不用十年的時間,就能獲得自由。”

  奇才啊,奇才。趙等三人,目瞪口呆的盯著韓幼雪看。本來一件天大的壞事,經過她的方案,卻變成了惡魔之翼的契機。這種事情,叫他們三個人是怎么也不會想出來的。哪怕是另外一個奇才慕紅蓮,在商業方面也遠遠不能和韓幼雪相比。

  至多十五年,看似很久。但對于一個先天級的地球人而言,也就是幾十分之一的壽命而已。更何況,只要努力晉升,立下不菲功勞的話還能更快獲得自由身。

  “韓幼雪小姐不如移民卡塔尼商盟吧,我想你很快就會出人頭地的。”卡特琳娜也是唉聲嘆息道:“可憐我,為了減輕你們的壓力。還只取了百分之一的利潤,我真不是一個合格的卡塔尼商人啊。積了那么多資金,卻成全了你們惡魔之翼的發展。”

  韓幼雪卻是輕笑道:“加入商盟我沒興趣,不過卡特琳娜小姐您也無需沮喪。難道,你到現在還沒發現其中的商機嗎?這一筆,看似您沒賺到錢。但是,難道商盟就一個綠寶石嗎?難道,商盟就只有地球人奴隸嗎?我們對一些擁有強大戰斗力的種族也有興趣。再下一次,我們可不會再讓您吃虧了。”

  卡特琳娜那對充魅惑力的眼眸瞬間大亮了起來,按照韓幼雪說的,整個生意的操作是大有可為。而且,做生意的話,第一筆生意稍微吃點虧,往后越做越大也是王道。惡魔之翼的實力不俗,加上下這筆奴隸后的勢力膨,恐怕不出幾年就能還清。更何況,這還能讓惡魔之翼欠自己一個天大的人情。

  對于自己商業天賦已經完全失望的趙,索將這件事情全權交給韓幼雪處理。自己卻拽著興奮狀態中的秦茂銘與葉穎切磋修煉去了。要知道,即便是惡魔之翼發展的再強大,他們本身的實力則是根本的。而韓幼雪,則拉著似是對趙戀戀不舍的卡特琳娜去辦公室進一步洽談合作細節。

  …

  半個多月后,已經整修完畢的巡游者號緩緩駛出了綠寶石星球的船塢港口。所有人員編出動。如今的惡魔之翼,雖然在短時間內未有人突破。卻也是因為一個多月的超強化訓練而個個精神,神采奕奕,狀態極佳。

  距離那個卡塔尼商人克萊德收集完貨物,再次出發的時間還有數月有余。趙等人也是趁此空擋,開始了對卡特琳娜債務的償還。八十五名地球人奴隸,讓惡魔之翼背負了2600萬銀河幣的超級債務。如果換成地球聯盟的信用點,那可是高達8億多的天文數字。

  當然,如此巨大的債務,也令惡魔之翼有了一個快速發展的契機。如果操控的好,可以讓惡魔之翼在短短數年間就擁有較強的勢力。高收益,與高風險總是互相伴隨的。

  如今需要做的一件任務,與卡特琳娜本身有關,這是來自于她所屬商業組織的一個任務。一支他們的遠航商業艦隊,在混亂星域遭到了某一批宇宙海盜的挾持。并向他們組織要求高達三千萬銀河幣的贖金,其中兩千萬是列在清單上的物資。卡特琳娜計算過,那支艦隊與所攜帶的貨物,以及貨船本身,所有價值應當在五千萬左右。海盜之所以開出那個價格,也是早就經過精心計算的。如果按照贓物私下處理,他們恐怕連兩千萬也拿不到手。至于那些商盟船員,呃,在奴隸市場上也賣不出個好價錢。

  所以,海盜們的算盤很。他們的開價,既可以讓他們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也能讓商盟方減少些損失,更是能減少些人員方面的損失。還不至于胃口大到讓商盟忍痛放棄商隊的地步。

  惡魔之翼這次的任務,并不是去剿滅那些海盜,而是護衛作為全權代表的卡特琳娜小姐去向海盜們繳納贖金,直至任務結束,卡特琳娜算是照顧他們,開價200萬,而且一旦發生戰爭,則額外支付500萬。至于海盜能否講信譽,這點商盟卻是不太擔心。畢竟商盟和海盜,都不是第一天存在在這宇宙中。一個不講信譽的商人,難以在宇宙中立足。同樣,一股不講信譽的海盜,也同樣不能立足。

  根據星際慣例,只要那股海盜還想生存下去,是不可能在繳納了贖金后反悔的。有此可見,這算得上是一次比較輕松的任務。

  “但我們也不得不防,畢竟,在漫長的海盜歷史中,總是會時不時出現一些不守規矩的家伙們。”身著一套感到妖戰甲的卡特琳娜,矗立在舷窗旁,凝目望著那人而優雅的深邃星空。后背那雙天生的惡魔翼翅,微微張開輕輕扇動著,讓她雙足時不時的漂浮離地。

  趙則是站立在她身旁,那套心愛的惡魔戰甲將他襯托的神秘而充奇異的魅力,淡聲道:“你們商盟做事真是古怪,為什么不多花點代價把那股海盜剿滅了?被人脅迫而屈服,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而且會一次比一次兇狠。”

  “你們地球人也很奇怪。”卡特琳娜也許是因為凝望星空的緣故,聲音也顯得幽遠而離:“我研究過一下你們地球人的歷史和做事風格,簡直讓人難以理解。生命是寶貴的,只有生存,才是最最重要的。在比自己強大了無數倍的敵人面前,妥協,屈服,是唯一的選擇。你們地球人能夠在兩次星空大戰中擊敗對手,頑強的生存下來,簡直是奇跡。那時候,你們的敵人可比你們強大的太多了。你應該也學過你們地球聯盟的星空歷史,你可知道,那兩千年里,你們有多少次差點被抹去?而又有多少地球人死去?”

  “但是,我們終究還是活了下來。而那兩個種族,卻被我們抹去了不是?”趙平靜而冷淡道:“如果我和我的伙伴們生存在那個年代,我們同樣會將自己投入到戰爭中,抹殺我們可以,但是讓我們屈服,是絕對不可能的。”

  卡特琳娜將目光轉到了趙身上,臉上出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神色:“我的邏輯告訴我,你們是錯的。但不知怎么的,我卻感覺很向往你們的勇氣與執著。”

  趙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

  沉默了許久之后,卡特琳娜沉重的臉色似是下了某些決定:“也許我現在是瘋狂的。但是趙,能告訴我。如果,如果我把任務改成剿滅與拯救。你有多少幾率能夠完成?”

  趙微微低著頭,開始琢磨起那支海盜的資料情報來。那是一支由格林族人組成的海盜艦隊。格林族人,一個體型瘦弱矮小,頂著個大腦袋的綠皮膚種族。十分典型的,在地球人還在幻想宇宙階段的外星人模樣。若論他們本體戰斗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這是一個歷史悠久,擁有渾厚科技實力的種族。若純以科技實力而言,格林人足以在整個銀河系中排名上游。

  平心而論,格林族人并不是什么好戰分子。對于科技的運用,也多是朝著探險,民生方面發展。但似乎最近幾百年,格林族人陷入了種族內戰中,處于弱勢的一方戰敗后被迫離開了家園,戰勝方不但利用強勢的外政策讓其他種族無法收留戰敗方,還派出了軍隊追殺戰敗方。所以,戰敗的格林人四處過著貧窮困苦被人追殺的日子。格林族勝方更是在最近開出了一些高額懸賞,讓那些戰敗方的日子雪上加霜。一些零散的艦隊,不得不干出些海盜勾當,以謀求資源生存。

  混亂星系這邊所生存的格林人海盜,也不過是分散在全宇宙中的格林族中的一小分支。整支艦隊,連母艦在內,攏共只有九艘。而人員更是少得可憐,區區數百個格林人而已。

  當然,這一小分支的格林海盜,也是不容小覷。畢竟以他們者的身份,肯定會將科技力量往戰爭方面發展,說不得就有什么地球人難以理解的科技力量。畢竟,純以科技而言,比地球人要高上好些個檔次。

  “我們需要召開會議研究一番。如果我們承接這個任務,因此而改變的價格會由韓小姐和您商定。”趙在整理過一遍思緒后,便面容平靜說道。

  “開會的事情可以晚些再說,但是,我這次花費了這么多財力與心血幫助了你。”忽而,魅魔女卡特琳娜的語氣中,多出了幾分媚意。修長而凹凸玲瓏的嬌軀幾乎要貼到了趙的身上,那條傳聞中帶有致命劇毒的尾巴,緩緩卷住了他的大腿,以極端人的方式若有若無的摩擦著。感朱湊到他耳邊,輕吹著人氣息:“團長大人您,是否該報答我一下呢?”

  香與危險并存,加上魅魔一族獨特的挑逗功夫。直讓趙也不由得開始口干舌燥了起來。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正人君子,在面對這種全地球男人最想發生點什么的種族時。正常男人怎么會把持的住。

  手法老練的輕攬住她的細,只是輕輕一收,就將她那曲線幾近完美的嬌軀收攏了起來。嘴角掛著微笑,以俯視的姿態淡聲道:“我是個窮人,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了。”

  …

  幾個小時后,趙的臥室里。

  “我沒想到地球人竟然這么能干,團長,我們再來一次…”一股幾乎讓人酥軟的骨頭都要飄起來的魅惑聲音響起,嬌媚的幾乎能滴出水來的臉上,配合那對可愛的虎牙而格外展現著致命的魅惑。

  趙心中卻是直發苦,自己也不是個雛鳥了,不說葉穎向來不是對手。那些和秦茂明一起去酒吧勾搭上的女人中,也罕見能和自己打平的。

  然而讓趙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魅魔族女人竟然如此強悍,更是索求無度,孜孜不倦。一開始還能勉力與她戰一番,到了最后,屢屢被她占據了主動。

  “呃,時間不早了,還要開會呢。”趙臉色有些蒼白的干笑兩聲,開玩笑,還來?

  “團長你要是體力不足的話,盡管閉上眼睛享受就好了。”卡特琳娜媚笑不迭,桃花一樣的眼睛嬌滴的掃視著趙那古銅色的健壯膛,柔軟的手指在那一條條猙獰的傷疤上輕輕滑過,以至于讓已經疲力盡的趙忍不住又是舒適的呻了起來。

  又是兩三個小時過后,趙這才劫后余生般出了房門。的,這個魅魔女也太夸張了些。簡直比和沙星人拼命的那次還要疲憊。

  誰想他剛出來,就被秦茂銘等幾個家伙笑連連的圍住:“嘿嘿,老大你也太強了吧。六個小時呢,魅魔女沒有把你榨干?”

  輸仗不能輸人,一聽到這種話。趙當然不能示弱了,忙強著精神,一臉威風的冷笑道:“你們在開玩笑吧?就那魅魔族小妞兒?現在躺上起不來身了。”

  一句話說得那幾個人是面面相覷,忙感嘆老大果然是老大,竟然連魅魔族女人都能徹底擺平。幾個家伙雖然沒吃過豬,但那款仿真類游戲可是做的極為真實,要知道魅魔女雖然排在最受種族中。但是,其中的厲害也是廣為傳的。

  一時間,包括秦茂銘在內,都對趙出了崇拜至極的眼神。仿佛這種成就,比趙他干掉幾十個沙星人精英都強悍,大漲地球人的志氣啊。

  剛享受了兩句那夸張的馬后。趙忙不迭把他們趕去會議室。開玩笑,萬一一會卡特琳娜出來了,豈不是餡了?

  待得一干人離開后,卡特琳娜這才已經穿戴完畢,小開半道門,對著趙輕笑不迭:“團長,看樣子還沒到您的極限呢?開完會議后,今晚我住您房間了…”

  “悲劇啊…”趙忍不住仰天長嘆。

  …

  第二,趙卻是失蹤了。不知道是盡人亡了,還是被卡特琳娜拐了去。作者正在努力尋找他…

  (爛尾結局)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星際仙途   下一章 ( 沒有了 )
末日土行者穿越機甲之遍帶著系統來和最強寵愛末世妖嬈之腹末世重生之歸末世重生之平極品空間-全造化之門星戰風暴
《星際仙途》是一本完本科幻小說,由網友收集整理,是傲無常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星際仙途第九十二章 結局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电脑版彩经网